欢迎光临金沙体育官方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 > 金沙体育官方 > 员工风采

平凡的母亲 超凡的母爱

日 期:2018-6-29


母亲今年六十岁了,今年的母亲节和母亲的生日正好重叠在一天,我们感觉很幸运也无比开心。作为女儿的我也让母亲时髦了一下,今年母亲的六十大寿借鉴了抖音的创作,让母亲很是欣喜。

      母亲的个性是老实隐忍的,这么多年,不管遇到大事小事,母亲总是按压下脾气,冷静接受着一切。有人拿了我家的东西。她说:“没事,没这点东西穷不了”;有人打了爸爸,她说:“没事,过去就好了”。遇到什么事都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从来不会去怪别人。幼时的我很调皮,总是和男生打架,经常放学以后带着伤回家。母亲总是先很着急地问我怎么了,我就哭着跟她说别人欺负我,可是母亲总是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边给我擦眼泪边说,你要记得打架的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跟别人打架他们就不会打你。小的时候我很不理解,总觉得妈妈不疼我,不向着我,长大以后才明白母亲这是在教我怎么做人。

小的时候我身体不好,总是会晕倒,所以也就有了什么活都不用帮忙的特权。那个年代有粮食就什么都不怕,所以爸爸妈妈承包了好多田地,每到农忙的时候家里总是不分昼夜地干活。当时年纪还小的哥哥姐姐也会被抓去做劳力,而我只需要坐在田梗上悠闲地帮哥哥姐姐加油。所以,爸爸妈妈也算是对我很偏爱。

如今妈妈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她开始有三高,开始腿疼、腰疼、头疼。我们做儿女的能做些什么呢?除了在生病的时候带她去打针,住院的时候去照顾她,其他的好像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记得母亲上一次生病住院做了个很大的手术,而我的孩子还不到一岁,我亲手送母亲进手术室,泪在眼眶中强忍着不落下,对母亲说“你别怕,我们都在”,母亲拍着我的手让我放心,别哭!那一刻,泪像洪水汹涌落下。妈妈,这就是我的妈妈,在面临病痛的折磨时她还在担心我们会因为照顾她而冷落了自己的小家,在做手术前还在安慰胆小爱哭的我。

后来母亲康复出院,她还是坚持去了哥哥家帮他照顾孩子,哥哥嫂子于心不忍就劝她多休息几天,可是母亲还是坚持要去,借口说她想孙子了。其实我们都知道她是怕耽误了嫂嫂的工作,因为他们都是医生,平时工作很忙。

几年前,哥哥嫂嫂当着她的面吵过一次架,母亲就很生气地骂哥哥。哥哥很不服气,叫嚣着说:“你都不问问是谁的原因就向着你儿媳妇。”当时两人都在气头上,嫂子就去抓哥哥,哥哥被抓后就推了嫂嫂一把,差点推到。母亲一下站起来一把扶住了嫂嫂,抓起了扫把就往哥哥的后背狠狠打去,当时哥哥疼的跳了起来。打完了后,母亲拉着嫂子的手对哥哥说:“她从这么远的地方(嫂子家是外地)嫁过来,一个人多不容易,你两个妹妹在婆家受了委屈能回娘家找咱们诉苦,她这么远受了委屈都没地方说,既然你娶了她,就不让她受委屈”。听完母亲的话,哥嫂就彻底停止了吵闹。第二天哥哥脱下衣服给妈妈看,后背上血淋淋的几道印子,母亲心疼的直掉眼泪,却还是说“你的媳妇你就得疼”。自此哥哥嫂嫂好些年没真的吵过什么架。瞧!我的母亲是不是很厉害!

母亲真的老了,前些天我们坐在一起聊天,她就一直说我梦见你大姨了。大姨故去许久了,在我们这里梦见故去的亲人是要生病的征兆,虽然有些迷信却一直被大家信奉。母亲说:你大姨说看见我去超市了,她让我拉拉她的手,当时听到母亲这样说心里很难过。

母亲又想起她的大姐了。

大姨比母亲大二十岁,把她一手带大,对我们兄妹三人说,大姨是外婆一样的存在。她承包了我童年时所有零食的记忆,不是因为大姨多有钱,而是她总是省吃俭用攒很久,然后买两包当时很稀缺的点心给我们吃。也只有大姨会让母亲流露出孩童般的撒娇和满足。

以前我最爱吃的就是豆沙包,母亲却总是包不好,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大姨总是包很多豆沙包和馒头等我们去吃,馒头是给母亲的,豆沙包是给我的。所以在大姨去世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豆沙包,不是因为不会包,而是一吃豆沙包对大姨的思念就会决堤,让我崩溃。后来母亲专门为我学会了包豆沙包,我却一口未再尝起,我承受不起对大姨的思念,母亲也是。每次蒸馒头她就会偷偷的抹眼泪,所以后来母亲也很少做馒头了,豆沙包也成了我们再也不碰的食物。

聊了很多母亲的话题了,却感觉好像什么也没有说清楚,这可能就是亲情吧!只希望爸爸妈妈能够老的慢一些,让我有多一点的时间像小时候他们疼爱我们那样疼爱他们,我也希望时光走慢些,让我能在最好的时光里有父母的陪伴。

就像歌里唱的,我才刚长大,你们怎么就老了,时光时光慢些吧,别再让他们变老了......有父母在我们是宠儿,父母不在了,我们就成了孤儿,大家用多一点时间陪陪父母吧!

Copyright © 2014 金沙体育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鼎基    

地 址: 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武汉路与孝河路交汇处东北角 电 话:0539-7976610   sitemap 鲁icp备0567777-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